合格8|华人灵异门户
当前位置: 合格8网 > 灵异事件 >

老北京四大凶宅之虎坊桥湖广会馆

北京四大凶宅都是什么?湖广会馆是湖南、湖北两省人士为联络乡谊而创建的同乡会馆。主要用于同乡寄寓或届时聚会。北京湖广会馆旧址位于宣武区骡马市大街东口南侧(原虎坊桥以西)。始建于嘉庆十
  北京四大凶宅都是什么?湖广会馆是湖南、湖北两省人士为联络乡谊而创建的同乡会馆。主要用于同乡寄寓或届时聚会。北京湖广会馆旧址位于宣武区骡马市大街东口南侧(原虎坊桥以西)。始建于嘉庆十二年(1808),总面积达43000多平方米。原会馆大门东向,门嵌精美砖雕,馆内有戏楼、正厅和乡贤词、附有花园。戏楼在会馆的前部,北、东、西三面有上下两层的看楼可容纳千人,清末民初,谭鑫培、余叔岩等均在此演出过。
  
  湖广会馆是四大凶宅里目标最大,且我最熟悉的。说真的,当我看到我熟悉的“湖广会馆”愕然位列于“北京四大凶宅”内的时候,可真是不由得冷汗涔涔~!我家的两处房子分别位于磁器口和洋桥,虎坊桥是我倒车的必经之地。在此抱怨一下下:我上高中的时候陶然北岸刚开始开发,售价仅为6900左右一平米,那时我还天真的幻想我结婚时房子会买那里,事过境迁,这些年房价增长速度让我越来越觉得在那里买房着实很有难度了。拉回来,拉回来,说湖广会馆。
  
  北京湖广会馆始建于清嘉庆十二年 (1807 年) ,位于宣武区虎坊路 3 号,是北京仅存的建有戏楼的会馆之一。近二百年的历史沧桑,赋予她浓厚的历史文化内涵。历史上朝廷重臣纪小岚、曾国藩,梨园泰斗谭鑫培、余叔岩、梅兰芳还有伟大的革命先驱孙中山先生都在曾在此留下足迹。湖广会馆在中国近代史上更是大名鼎鼎,光绪年间,这里一时风云际会,在此处下榻清谈饮茶听戏的才子、达人多为名动朝野之辈。尤以此后在菜市口引刀成一快的谭嗣同,以及康梁二夫子最为有名。
  
  会馆古朴典雅,亭台楼阁掩映其中,葱郁林木之间传出阵阵燕语莺声。古色古香的大戏楼分为上下两层,能容纳三百多人,雕梁画栋很是讲究,即使用富丽堂皇来形容也绝对不足为过,这里其演出形式多种多样:有京剧、昆曲、曲艺、相声、“赓扬集”票友活动等。湖广会馆每晚都有精彩的京剧演出,但票价相当之昂贵,我七八年前曾经问过一次,售票员从小洞里传出的那句充满不屑的“晚场没有下一百的票~!”严重的挫伤了当时还属于青少年时期我的自尊心,自此,剧场门口的售票员便给我留下甚为糟糕的印象,时至今日,有增无减。其实想想她们态度不好也是有情可原,谁让她们都是从“小洞”里看人的呢。不过另人欣慰的是这里每周六、日还是有面对戏迷朋友开展的日场低票价演出活动的,基本上都是20,30的票价,据说京城内的列为“名票”常常出没于此。
  
  戏楼旁的二层小楼是北京市首家戏曲博物馆,馆中收藏有梨园名流用过的实物和道具。其中有响誉海内外的“四大名琴”,这是京胡制作大王史善朋先生根据四大名旦——梅兰芳、尚小云、程艳秋、荀慧生四位艺术大师的嗓音条件和演唱风格而量身定做的四把京胡。京剧名家陈德霖先生当年进宫承值的“内廷供奉腰牌”:张君秋、杨小楼、李万春等诸多名家所用物品汇聚这里。馆藏珍贵的戏曲史料、文物文献、音像资料等,详细地展示了中国戏曲的发展轨迹。我去的时候年纪尚小,对我来说印象最深的还是那几件工艺精细到巧夺天工的戏衣,那都是当年的名角们穿过的啊。
  
  在戏楼和展览馆之间有个小型的动物放养区,其他的动物我记不清楚了,只记得那里有几只能生产稚鸡翎的野鸡和两只孔雀。印象中当时那里还有只白色的孔雀呢,请大家千万不要小看了这种得了白化病的动物,在中国古代那可是大大的祥瑞之兆呢,您要是逮着个一水白的鹿啊,老虎啊的献给皇上,嘿嘿,您后半辈子板定是不用愁了,就等着升官发财吧。
  
  好了,现在开始谈谈为什么此处会有闹鬼之说。据传闻,此处建会馆之前为一片乱葬岗子,后民国初年有佛山大贾斥资建义庄,雇一面如狮的麻风老者看管,待老人在此居住之后,乱葬岗子原来的夜夜鬼哭和磷磷鬼火渐渐少了,直至老人无疾而终。因为老人面目骇人,从无百姓敢上前搭讪,老人的身份也永远成了迷,据说附近厉鬼重生,有行止不端或者不孝人家常见墙外无端扔来些石头瓦砾,并传来訇骂声,开门却杳无一人……从此,虎坊桥一带,即便单身男子,亦不敢夤夜出行……我就曾独自一人从虎坊桥的美廉美走到过天桥乐,那时六月三伏,天也是刚擦黑,而且一路上行人络绎,车马不断。可我却走的莫名的胆战心惊,当时还真不知此地不干净,现在回想起来着实骇人。
  
  湖广会馆闹鬼还有一个原因是这里相传是明朝张居正故宅。张居正,明代着名改革家张居正,字叔大,号太岳,湖广江陵(今湖北沙市郊区)人。万历十一年(1583年)三月,神宗诏夺张居正上柱国封号和文忠赐谥,并撤其子简修锦衣卫指挥职务。五月,张宅被查抄,饿死十余口,长子敬修自杀,三子懋修投井未死,保存了一条性命。神宗在刑部尚书潘季驯的乞求下,特留空宅一所,田十顷,以赡养张居正的八旬老母。
  
  虽然张阁老身后的惨烈到了亘古没几人的地步,但他死之前绝对是位极人臣,只手遮天的。张居正所担当的职务是内阁首辅,这个官位在明朝相当于宰相,甚至很多时候可以约等于实际的皇帝。没办法,明朝这个奇怪的王朝在长子继承制这个愚蠢的即位制度误导下,盛产了N个懒皇帝,要没内阁这个人才辈出的权利机关维持,怎么可能撑了276年。怪不得连傲慢的英国人也学习明朝人发明这个掌权机构,在自己的国家设立了内阁。内阁是重要的,而内阁首辅更是重中之重。俯瞰明朝担当这个职务的列为先贤,杨廷和,严嵩,徐阶,张居正,哪个在位时不是权倾朝野,连皇上都得让三分的人物。作为一位叱咤风云的历史人物,张居正可谓是毁誉参半。很多人都觉得表面上是给皇帝当老师,实际上是把皇帝当玩偶。据说当年他给皇帝讲学时候连其坐姿都有严格要求,稍有不合乎规则便斥责以对。以至于被他管怕了的皇帝找他算帐,都得等到他死后方敢动手,万历皇帝之废物无能也由此可见一斑。张居正死时很多学者像王世贞,沈德符都从张居正“积热伏于胃,流为下部热症”的症状推断他死于过度服用春药,可见是个纵情纵欲之人。具野史传言很有几分“姿色”的张居正和李太后很是有点不明不白的关系。
  
  当然,作为历史上少有的,能够最终取得成功的改革家,张居正还是做了一系列利国利民的好事的,比如他所推行的“一条鞭货币”赋税法,就大大简化了有明以来的多种物品共缴的赋税制度,张居正的赋税改革其实就一句话——以前是你产什么交什么(你种棉花交棉花,挖药材交药材)现在是交钱就行。这样不仅仅减少了很多无谓的物品浪费,粮食水果可有保质期,而且还节约了很多无谓的人工浪费,计算那种类纷繁的东西来也是件累人的事情。以前官员的俸禄是银子加物品,物品也就是从老百姓手里收上来的税收,而那些税收可谓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这招我看也就朱元璋能想的出来),弄的很多大臣不得不上午上朝讨论国家大事,下午上菜市场沿街叫卖,斯文扫地有损官威不说,而且还给了收税。所以对于官员来说张居正的这个改革这更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关于此地有两种说法,一种相传此处是明朝张江陵故宅,张江陵即明代着名改革家张居正,万历十一年(1583年)三月,神宗下诏夺去张居正上柱国封号和文忠赐谥,并撤其子锦衣卫的指挥职务。五月,张宅被查抄,饿死十余口,长子敬修自杀,三子懋修投井未死,保存了一条性命。神宗在刑部尚书潘季驯的乞求下,特留空宅一所,田十顷,以赡养张居正的八旬老母。家中人大多冤死,就开始传说有冤魂出没。
  
  另外一种是说此处建会馆之前为乱葬岗子,后民国初年有佛山大贾斥资建义庄,雇一面如狮的麻风老者看管义庄,待老人在此居住之后,乱葬岗子原来的夜夜鬼哭和磷磷鬼火渐渐少了,直至老人无疾而终,因为其曾患麻风,面目骇人,从无百姓赶上前搭讪,老人的身份也永远成了迷…自老人死后,厉鬼重生,有行止不端或者不孝人家常见墙外无端扔来些石头瓦砾,并传来訇骂声,开门却杳无一人……

  张居正(1525年-1582年),字叔大,号太岳,汉族,幼名张白圭[1]  。江陵人[2]  ,时人又称张江陵。明朝中后期政治家、改革家,万历时期的内阁首辅,辅佐万历皇帝朱翊钧开创了“万历新政”。
  
  张居正5岁识字,7岁能通六经大义,12岁考中秀才,13岁时就参加了乡试,16岁中举人。1547年(嘉靖二十六年),23岁的张居正考中进士。1567年(隆庆元年)任吏部左侍郎兼东阁大学士。后迁任内阁次辅,为吏部尚书、建极殿大学士。隆庆六年,万历皇帝登基后,张居正代高拱为首辅。当时明神宗朱翊钧年幼,一切军政大事均由张居正主持裁决。
  
  张居正在任内阁首辅10年中,实行了一系列改革措施。财政上清仗田地,推行“一条鞭法”,总括赋、役,皆以银缴,"太仓粟可支十年,周寺积金, 至四百余万"。军事上任用戚继光、李成梁等名将镇北边,用凌云翼、殷正茂等平定西南叛乱。吏治上实行综核名实,采取“考成法”考核各级官吏,“虽万里外,朝下而夕奉行”,政体为之肃然。
  
  1582年(万历十年)7月9日(六月二十)卒,年五十八,赠上柱国,谥文忠(后均被褫夺),张居正也是明代唯一生前就被授予太傅、太师的文官。为万历所忌,去世后被抄家,至明熹宗天启二年恢复名誉。着有《张太岳集》、《书经直解》、《帝鉴图说》等
  
  直上尽头竿
  
  1525年(嘉靖四年),张居正在荆州府江陵县(今荆州市)的一位秀才的家里出生。其曾祖父因做了一个这样的梦:月亮落在水瓮里,然后一只白龟从水中浮起来,于是其曾祖父信口给他取了个乳名“白圭”,希望他来日能够光宗耀祖。
  
  白圭聪颖过人,很小就成了荆州府远近闻名的神童。1536年(嘉靖十五年),十二岁的白圭参加童试,其机敏灵俐深得荆州知府李士翱的怜爱,李士翱嘱咐小白圭要从小立大志,长大后尽忠报国,并替他改名为居正。这一年,居正做了补府学生。一年后,参加乡试,受到湖广巡抚顾璘的阻挠而落榜。原因是他希望对张居正多加磨砺,以成大器。三年后,才高气傲的张居正顺利通过乡试,成为一名少年举人。顾璘对他十分赏识,曾对别人说“此子将相才也”,并解下犀带赠予居正:“希望你树立远大的抱负,做伊尹、颜渊,不要只做一个少年成名的举人。”1547年(嘉靖二十六年),二十三岁的张居正中二甲第九名进士,授庶吉士。
  
  张居正入选庶吉士,教习中有内阁重臣徐阶。徐阶重视经邦济世的学问,在其引导下,张居正努力钻研朝章国故,为他日后走上政治舞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明初为了加强君主专制,废丞相,设内阁,其职能相当于皇帝的秘书厅。首席内阁学士称首辅,张居正入翰林院学习的时候,内阁中正在进行着一场激烈的政治斗争。内阁大学士只有夏言、严嵩二人,二人争夺首辅职位,夏言夺得首辅之后被严嵩进谗而被杀,严嵩为内阁首辅。
  
  对于内阁斗争,张居正通过几年的冷眼观察,对朝廷的政治腐败和边防废弛有了直观的认识。为此,嘉靖二十八年(1549年),张居正以《论时政疏》[4]  首陈“血气壅阏”之一病,继指“臃肿痿痹”之五病,系统阐述了他改革政治的主张。而这些没有引起明世宗和严嵩的重视。此后,在嘉靖朝除例行章奏以外,张居正没再上过一次奏疏。
  
  1550年(嘉靖二十九年),张居正因病请假离开京师来到故乡江陵。休假三年中,他开始游山玩水。在这三年中,张居正游览了许多名胜古迹,使他发现了新的问题,他在《荆州府题名记》[5]  中说:“田赋不均,贫民失业,民苦于兼并。”这一切不禁使他侧然心动,责任感让他重返政坛。
  
  1557年(嘉靖三十六年),张居正回翰林院供职。他在苦闷思索中渐已成熟,在政治的风浪中,他模仿老师徐阶内抱不群,外欲浑迹,相机而动。1564年(嘉靖四十三年),居正进宫右春坊右渝德兼国子监司业,徐阶荐居正为裕王朱载垕的侍讲侍读。在裕邸期间,张居正任国子监司业从而掌握了很多将来可能进入官场的人,这为张居正打开了人脉。1566年(嘉靖四十五年),高拱下台后,张居正掌翰林院事。[6]
  
  1567年(隆庆元年),张居正以裕王旧臣的身份,擢为吏部左侍郎兼东阁大学士,进入内阁,参与朝政。同年四月,又改任礼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他终于在暗暗的较量中“直上尽头竿”了。[7]

返回首页

------分隔线----------------------------
免责声明
相关阅读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