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格8|华人灵异门户
当前位置: 合格8网 > 神秘泰风 > 密术 >

大悲咒种类分析

种类分析 《大悲咒》按照内容文字的多少,有广、中、略三种版本的分类。 【伽梵达摩略本】 略本系多是围绕伽梵达摩译本来抄写,另外也有单独类的简化抄本和注释本。 《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广大
  种类分析
  
  《大悲咒》按照内容文字的多少,有广、中、略三种版本的分类。
  
  【伽梵达摩略本】
  
  略本系多是围绕“伽梵达摩”译本来抄写,另外也有单独类的简化抄本和注释本。
  
  《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经》伽梵达摩译
  
  这一最早也最流行的大悲咒版本,虽流行度最高,但也最为凌乱,甚至译者翻译原貌都不很清楚,且咒文并不连贯。
  
  真实性的确定:该译本《大悲心陀罗尼经》最早于《开元释教录》有载:“智升”在询问其他梵僧后,得知该经是有梵本依据的,所以确认为真经。[1] 但本经梵文本已无从查找。[2] 虽然至今各版汉文大藏经中,《大悲心陀罗尼经》独有“伽梵达摩”译本;但在经藏以外,学者发现了本经同源梵本的异译本,[3] 因此可以肯定伽梵达摩译本的真实性以及《大悲咒》的真实性。
  
  流行本的形成:现今流行的“伽梵达摩”经本,是“伽梵达摩”在“于阗”所翻译,之后即回国。本经是从于阗通过抄写而不断传到内地,其翻译并非官方组织的译经,而是民间的抄写流传。本经原梵本已不存在,现今的流行本多以《大正藏》为底本,而《大正藏》此伽梵达摩经本是以《明藏》为底本,但此版本已是极晚期的版本。[4] 本经因传抄广泛,导致在抄写过程形成越来越多的错误并不断演变扩大。在这个变化过程中,有些地方的改变已完全影响了原来的梵文音貌。这些变化并非某梵本的出现被修改,而是原译本不断传抄而形成。所以不存在早期本的缺失或遗漏,而早期的版本才是真实状况。[5]
  
  变化的形式:从伽梵达摩各抄本的差异变化发现,人为抄写,即使是短时期的同类抄本也有很大变化,何况一篇经咒长期不断传抄,并且是广泛的繁衍传承,故其变化极其错综复杂。而事实上,《大悲咒》的错误不仅是传抄的问题,有很大一部分是听闻上的错误所致;[6] 除了文字的不断变化,《大悲咒》也发生了一些形态上的变化:在传抄时出现了各种围绕咒文的简化抄注本,[7] 由于此类抄本的方便实用,故比经本传抄量更大,而《大悲咒》本身也不排除受到这种变化的影响。
  
  衍生的疑点:后期出现的各种简化单行本,《大正藏》有两个本子(No.1064、[8] No.1113B[9] )署名“不空”译,[10] 但却存在一些疑点。[11] 经考据为传抄时错误托名;[12] 或为“不空”注释;[13] 或是对“不空”中本《大悲咒》的错误领会所致。[14] 这类单行本实际都是“伽梵达摩”经本在民间抄写的简化,皆为后期衍生品,“伽梵达摩”是最初的唯一译者。“不空”与《大悲咒》的确切关系是:“不空”翻译了中本《大悲咒》;且只对“伽梵达摩”译本进行注释;“不空”并没有重新翻译过这部经。[15]
  
  【中本与广本】
  
  中本系只有几个版本且差异不大,皆是没有经文联系的咒文本。内容多于“伽梵达摩”本,此处列举三本:①不空译本《圣千手千眼观自在菩萨摩诃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14] [16] 此一译本较“金刚智”的“新译”本,其内容略有减少,但较“伽梵达摩”的译本仍多出很多内容。②慈贤译本《大悲心陀罗尼》[17] 与上述的“不空”本基本相同而有若干增补,不知是“慈贤”所增、梵本即有,还是“不空”遗漏。但二者为同本。③行琳集本《圣观自在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大陀罗尼》[18] 是依据上述“不空”本又作了修订,其中大的差异处似为依据“金刚智”的仪轨本。[15]
  
  广本汉文本系与其经文内容无关联,只有“金刚智”的“新译”名称能对应上,其余版本只是内容与“金刚智”本有关联:①金刚智新译本《千手千眼观自在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咒》[19] 为单译的咒本,名称与“伽梵达摩”所译的《大悲咒》完全一致,但内容却多出不少。经考据,该咒本是“金刚智”针对“伽梵达摩”译本所作的“新译”。[20] 可见“金刚智”对“伽梵达摩”的咒文翻译部分不完全认同,其所依据应另有梵本。同时该异译本与藏文本系的《大悲咒》有很多共同点,可见“伽梵达摩”所译《大悲咒》的完整性值得怀疑。②金刚智仪轨本《金刚顶瑜伽青颈大悲王观自在念诵仪轨》[21] 其中所载的《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你攞建他陀罗尼》与上述咒本有些不同,但该译本却与其他本较为一致,此中谁是谁非暂无法确认。③不空注释本《青颈观自在菩萨心陀罗尼经》[22] 此注释本与“金刚智”的新译本相似,咒文称《青颈观自在菩萨心陀罗尼》,而不是《大悲心陀罗尼》。④行琳集本《青颈大悲观自在菩萨陀罗尼》[18] 该咒本内容是依据上述不空本为底本,由此也可证明上述经本的真实性。[23]
  
  广本藏文本系有很多与汉译本相一致的经文,而且从不同角度传播。其中有藏文本亦有汉译本,有对应经文相联系也有单独咒本,内容都很一致。①《圣青颈陀罗尼》[24] 与汉文本更接近些,或可说该本更早/地域更接近些。②《千手千眼圣观自在菩萨仪轨细释》[25] ③《圣千手千眼观自在菩萨无碍大悲心广大正圆满陀罗尼》[26] 是唐代“法成”由汉文转译成藏文,但其咒文部分并没有按照汉文本转译,而明显依据了上述两种藏文本。④“释迦智”译《摄圣观自在大悲尊陀罗尼利益经》[27] 与早期藏文本差异较大,与最晚的梵文本较接近。 本经所对应的《大悲咒》比“伽梵达摩”所译《大悲咒》,内容多出很多。[15]
  
  广本敦煌抄本中多有一类“伽梵达摩”经本,抄写时将原译的咒文部分替换为具有敦煌音译特色的译文,这类译文的发音及用字都与内地的其他常见译文不同,且多见于敦煌抄本中,也有一些藏文音译特色。这一本系的《大悲咒》,其内容上有与藏文本系和汉文本系相同之处,还有些更似汉藏差异的折中或过渡,以及具有一些独自的特点,这些不共特点又恰好与中本和略本有一定共性。所以类似一个大网络,将各个不同版本间的差异与共性交织在了一起。[15]
  
  时地分析
  
  流传时间:①“伽梵达摩”译本最早载于《开元释教录》(730年),且此时流行已久,故译经必早于公元730年。“金刚智”(670-741)新译晚于“伽梵达摩”。“不空”(705-774)译本则再晚些。以上三种唐译本,时间稍有先后,但属同时代。②“法成”(-848-)由汉译藏本No.691,其咒文直接参考更早的藏文No.697、690两本,其中No.697与汉文本更接近。“释迦智”(993-1075)译藏文No.723再晚些,该本与上述两藏文本差异较大,而更接近最晚的梵文本,故时间在这二者间。③敦煌抄本多基于“伽梵达摩”经本而修改,一般为唐代抄本;其内容多处于汉译/藏文No.697、690与藏文No.723间的过渡状态,故时间即在此中间阶段。④其余多是以上诸本的重译或整理。至于梵文各抄本则晚于宋代。⑤故大体时间顺序为:1.唐译本/藏文No.697本;2.藏文No.690本;3.敦煌本;4.藏文No.723本/西夏译本/明清译本;5.梵文本。
  
  流传地域:①“伽梵达摩”为“西印度”人,而其译经地“于阗”的文化交融与“北印度”关联较大,其所依经本应反映“西/北印度”的特征;而“不空”、“慈贤”中本与该本有很大关联。故中略本即是“西/北印度”抄本的反映。②“金刚智”译本随其携带而来自“南印度”。“不空”从“狮子国”带来大量经本,又在国内收集大量遗留梵本,其译本有中广两种:中本与“伽梵达摩”译本相关,应来自国内收集,可溯源于“西/北印度”;其广本与“金刚智”本相近,即来自“狮子国”等“南印度”一带。因此“金刚智”、“不空”(广)本特征应为“南印度”的反映。③西藏经本多是尼泊尔一侧传入:藏文No.723与后期尼泊尔梵本很相近,其地域接近“中/东印度”一带。藏文No.697、690则与此稍异,故而时间更早或是别地传入。④敦煌抄本则有些独特性,其中有与藏文本汉文本一致的,还有处于差异点过渡状态,乃是时间、地域过渡上的真实写照。
  
  结论:古印度的经典多通过口诵相传,而不注重书写,流传到后来即发生变化。故时间越早且越接近发源地的版本,才可能是错误最少的。佛教中密教部分即率先流行于“南印度”;而于佛典中,该经的宣讲地“补陀落迦”也位于“南印度”的一侧。因此“南印度”即为该《大悲咒》发源地,“南印度”的版本也应是相对错误较少的版本。而结合时间的分析,“金刚智”和“不空”的(广本)译本则相对较符合这一特征。而纵使“金刚智”本来源于南印度,但也流传了几百年,其中局部也已发生变化;而传至别处的版本也不一定都会错,其中也可能还保留了部分原始信息。所以对于一些无法推敲的地方,谁是谁非并无定论。[23]
  
  版本选择
  
  房山石经 不空、慈贤《大悲咒》
  
  房山石经 不空、慈贤《大悲咒》(3张)
  
  《大悲咒》有其发展的特殊性,而通过其内在关联性的呈现,虽然可以解决其中多种疑问和不确定性的问题,但由于历史发展原因,而无法确认统一成唯一的版本。佛教学者认为,对修行和持诵者而言,尚由自己来决定选择广、中、略的哪一版本;但对于已知的、明显变化后的错误字句,如果依旧盲目依从,则并不明智。在相关研究者看来,历史上不乏有些念诵者依照错误的经咒念诵,并不妨碍其得到效验,但亦应大打折扣。否则只需念“笤帚”亦可成就,而不必去学习此类殊胜而方便的法门。
  
  有佛教相关研究者的建议是:由于该咒本流传很广,变化很多,又咒文之密意实非表面字句可以获得。故而纵有差异,于真正修行者而言,其影响应也不大。所以行持者可于诸本中自行抉择,但无论采用哪一结论,都应谨记经中所言:
  
  “唯除不善,除不至诚”;
  
  “生少疑心者,必不果遂也”;
  
  “唯除一事,於咒生疑者,乃至小罪轻业,亦不得灭,何况重罪”……
  
  2版本还原
  
  表1:《大悲咒》略本原始面貌
  
  此表78句《大悲咒》为伽梵达摩译本原貌,现今流行本为84句增改本,其中加方框部分为后期增改变化之处。(校勘:[15] )
  
  表2:完整版《大悲咒》梵文还原构建
  
  此表根据《大悲咒》广中略三种版本间的共性、差异和纽带关系,而作整理构建。(校勘:[15] )
  
  表1、表2的对照表中,相应区域的加粗字体,为中文和梵文间能够相互对应吻合之处。
  
  《大悲咒》还原对照及咒义标注
  
  表1
  
  《大悲咒》略本原始面貌
  
  表2
  
  完整版《大悲咒》梵本还原构建
  
  01 南无 喝啰怛那 哆啰夜耶
  
  namo ratna trayāya / 皈依 三 宝 /

返回首页

------分隔线----------------------------
免责声明
相关阅读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