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格8|华人灵异门户
当前位置: 合格8网 > 灵异事件 >

东方魔女川岛芳子替死之谜

川岛芳子(1906年1月25日-1948年3月25日),爱新觉罗氏,名显玗,汉名金壁辉,字东珍,号诚之,满洲镶白旗人。因曾替日本长期做间谍而知名,被称为“东方的玛塔·哈里”。

川岛芳子人称东方魔女,生在清末皇室,却长在日本,她美艳风流,却独爱男装打扮;她心怀匡扶大清皇室大计,却最终沦为日本侵华工具。川岛芳子身兼三职:格格、间谍、汉奸,最后被处以极刑。但是据纪录片解读,川岛芳子没死,她化名方佬在长春隐居30年。方佬每件遗物的出现都牵扯了一段川岛芳子的历史。方佬究竟是不是川岛芳子?川岛芳子(1906年1月25日-1948年3月25日),爱新觉罗氏,名显玗,汉名金壁辉,字东珍,号诚之,满洲镶白旗人。因曾替日本长期做间谍而知名,被称为“东方的玛塔·哈里”。

 

日语原文 川島 芳子
假名 かわしま よしこ
平文式罗马字 Kawashima Yoshiko

“东方魔女”川岛芳子的间谍生涯


    大清王朝在辛亥革命之后土崩瓦解,川岛芳子试图拿回清朝大权统治天下,她想到了利用日本浪人川岛浪速。


川岛浪速是一名日本间谍,他的住所成了日本军事分子的聚集地。经常讨论的话题是如何实现满蒙独立。在侵华分子眼里,满蒙是日本的生命线,日本打算不惜一切代价并吞满蒙,他们的真实目的是形成满蒙独立国家,将满蒙划为日本范畴。川岛浪速为满蒙独立的领导者,他始终跟清朝保皇派建紧密联系。


原为清朝格格的金壁辉幼年时被过继给川岛浪速,从小耳濡目染受到军国主义教育。她曾参与“皇姑屯事件”、“9·18事变”、“满洲独立”等重大秘密活动,并亲自导演了震惊中外的“1.28”事变及营救秋鸿皇后等臭名昭著的卖国活动,成为日本谍报机关的“一枝花”。


 川岛芳子猖狂要法官点烟


     日本战败时北平开始了声势浩大的肃奸运动,李香兰被逮捕,川岛芳子却毫发无伤的在北平看戏、生活,她自认为她使紫禁城没有受到伤害,为中国老百姓做了好事,国民政府不会定她罪。


可最终川岛芳子深夜被宪兵带走,她被抓起来以后藐视法庭,狂呼要把蒋介石找来才能审判她。川岛芳子的案件引起了全国关注,她在监狱里非常猖狂,甚至要法官给她点烟。当年甚至有报纸给川岛芳子开了专栏。


审讯进行到最后,川岛芳子的国籍和年龄成为法庭判决的关键问题。如果川岛芳子是中国人,那么就要判决为汉奸罪,必死无疑。如果是日本人,就只能作为日本战犯的嫌疑犯,罪行轻微,甚至会被无罪释放。


可是命运弄人,当年办理过继时,川岛浪速没给川岛芳子办入籍手续。川岛芳子试图扭转判决,想尽一切办法跟日方联系,试图更改日本国籍。可此时的日本作为战败国,川岛浪速无心为川岛芳子做事。法庭最终判定川岛芳子死刑。


 川岛芳子没死 隐居长春30年


行刑前夜却发生了许多蹊跷之事,传说的版本是一名军官走进川岛芳子的监狱,告诉她行刑时将会放空炮,让她听到枪响后应声而倒。


行刑时间很奇怪的定在1948年3月25日凌晨。当时天比较黑看不清楚人,各路报道川岛芳子行刑记者被拦在门外。记者试图前去调解,得到的答复是上级明确指示,要对川岛芳子秘密行刑。仅有一名美国《生活时报》的记者被放进刑场,而这名外国记者从来没见过川岛芳子,其他一直都在跟踪报道甚至采访过川岛芳子的记者被禁止进入。


凌晨的一声枪响,川岛芳子应声倒地。


当年执行死刑时选择的枪子跟以往不同,从后脑勺进去,脸部出来时的枪子会整个把脸炸开花,根本看不出来被执行枪决的人是否是川岛芳子。从此以后川岛芳子是生是死成了一个谜。


2006年长春突然爆出惊天秘闻,川岛芳子没有死,在以方佬太太的身份在长春生活了30年,终年72岁。


川岛芳子在长春的居所位于一个偏僻的农村,青年画家张钰爆出秘闻“川岛芳子没死”,更名为“方佬”在长春生活,消息震惊了全国各大媒体。


据张钰说,她印象中的“方佬”厉害而慈祥,小时候方佬跟张钰一家情感很深。张钰的姥爷每年都会带童年的张钰去看望方佬。张钰的母亲也偶尔会在方佬家住几天。在张钰的回忆里,方佬虽然住在农村,但个性和环境很不相称。她经常唱日本歌,画日本画,经常把自己写的字扔到火里烧掉。也从来不参加合影。


方佬太太很奇怪,在新立城呆着也不出门。她很喜欢小张玉,可是性格十分古怪。她经常给张钰做汤,有一次张钰不爱喝。方佬问她喜欢喝什么,小张玉不假思索的开玩笑说,喝你血呗。当时方佬拿出刀把手一划,血就滴进了汤里。当时孩子就吓得缩到墙根里去了。川岛芳子告诉张钰,必须把汤喝下去。从此吓得小张钰再也不敢乱说话了。


60年前的1948年3月25日,她被国民政府北平当局以汉奸、间谍罪执行了“死刑”。然而,被“枪毙”的“川岛芳子”是“正身”还是“替身”?这在当年就众说纷纭,疑云弥漫。《川岛芳子生死之谜新证》这本书或可为中国近代史上这桩悬案划上句号。


1、在“方老太太”的大量遗言、遗物中,能佐证她是川岛芳子的,还有“方姥姥”教小张钰学习诵读、时隔30多年后仍能让张钰记忆犹新的诗歌《蒙古姑娘》,上世纪30年代录制的李香兰和马连良的唱片,1962年版、内含五篇甘珠尔扎布(川岛芳子前夫)记译之《蒙古民间故事集》,十几本旧日本书籍和杂志等等。它们背后都有一些与川岛芳子关联着的历史故事。


2、川岛芳子在长春市郊新立城隐居30年,对外称“方老太太”,也称“方居士”。夏季住在新立城,常往长春般若寺;冬季则去浙江省国清寺避寒,深居简出,烧香念佛。称之“方姨”的段续擎和称之“方姥姥”的张钰母女都亲身经历了与“方老太太”作伴的日子,耳濡目染、亲身感受,深知其人不同凡响。


3、在新立城见过“方老太太”的人,除段续擎和张钰母女外,还有上世纪50年代曾与父亲一起给“方老太太”送鸭蛋上门的长春市朝阳区永春镇平安村窝瓜屯农民陈良(现年70岁)和“方老太太”在新立城居住地第二代房东、长春市南关区新立城镇齐家村农民逯兴凯(现年64岁)。两人同样有“这位方老太太不同凡响”的印象。


4、“方姥姥”在张钰出生前的1966年,画了一幅“日本女人沐浴图”,装裱后留给新生儿张钰作纪念。经对书画艺术有一定鉴赏能力的侯静波(吉林省“八天英语”咸阳分校负责人)评析认为,此画为“川岛芳子”藏名画"。画中8个日本女人在浴室里嬉戏打闹,其中一女子正弯腰低头、穿越屏风,一女子则连同她使用的木桶摔倒在地板上。这两人一“穿”一“倒”的形态,就是“川岛”的谐音。画面上共有8个女子,乃是群芳形象,内藏"芳"字。画中还特别画有两个小男孩,显然内藏“子”字。而且,画中落款“一帘斋”,图章“广幸”,也都有含义。“一帘斋”是“一连灾”的谐音,“芳画”是“芳子画”的谐音,与“广幸”合在一起,就是“我川岛芳子经历了一连串灾难,但又很幸运,命大,今天还能为将出生的晚辈作画”。此“画”说出了川岛芳子想说不敢说、又不能说的真心话。


5、“方姥姥”先后为5岁、8岁时的张钰画了两幅肖像图。而5岁时的那幅“墨版侧身”肖像画,左下角隐约可见有"姥留念"三字,应是川岛芳子手迹,可供笔迹鉴定。另外还有两幅"方姥姥"遗墨,亦可做鉴定使用。


6、作为俗家“方居士”的川岛芳子,遗留有与长春般若寺首任住持澍培法师交往的照片、经书、字画等证据。能与上世纪30年代以来佛教界有地位、著名人士澍培法师有如此交情,不是川岛芳子,又能是谁呢?考证人还在段连祥遗物中找到了澍培法师1975年夏写给“方居士”的四句寓意深刻之偈语的亲笔墨迹:“踏遍青山往事休,归来佛号印心头。人生八万四千梦,却向无声一念收。”后两句是不是川岛芳子人生的真谛呢?


7、2004年冬的一天,四平卷烟厂退休工人、86岁的段连祥,临终前在四平市家中,单独向他的外孙女――长春市青年美术家协会会员、画家张钰,透露了隐藏心中56年而令世人震惊的秘密:1948年3月25日,被国民党北平当局执行死刑的川岛芳子――金璧辉,并没有死,她用"替身"逃脱了死刑,并在段连祥等人保护安排下,逃到长春市郊新立城齐家村隐居下来,一住30年,直到1978年初因病死去。她就是张钰非常熟悉的“方姥姥”!


川岛芳子的故事与形象曾多次出现在电影、电视剧里。


电影


黄韵诗:电影《赌侠II-上海滩赌圣》,1991年,香港。


高丽虹:电影《财叔之横扫千军》,1991年,香港。


梅艳芳:电影《川岛芳子》,1990年,香港。


傅艺伟:电影《风流女谍》,1989年,中国。


张晓敏:电影《川岛芳子》,1989年,中国。


夏文汐:电影《旗正飘飘》,1987年,台湾。


Maggie Han:电影《末代皇帝》,1987年,中国、意大利、美国。


嘉凌:电影《黑龙会》,1976年,台湾。


白明:电影《战地奇女子》,1965年,香港。


白明:电影《川岛芳子》,1955年,香港。


电视剧


八木优希、黑木美沙、真矢美季:电视剧《男装的丽人~川岛芳子的生涯~》,2008年,日本。


菊川怜:电视剧《李香兰》,2007年,日本。


李钰:电视剧《末代皇妃》,2003年,中国。


江角真纪子:电视剧《流转的王妃》,2003年,日本。


山田邦子:电视剧《再见李香兰》,1989年,日本。

返回首页

------分隔线----------------------------
免责声明
相关阅读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