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格8|华人灵异门户
当前位置: 合格8网 > 灵异事件 >

Malaysia伊班族降头之神秘长屋

马来西亚伊班族降頭巫術聞名,尤其是飞头降,是降头界里最高境界。

馬來西亞伊班族降頭巫術聞名,尤其是飞头降,是降头界里最高境界。想不到部份住在非法木屋的伊班居民請巫師落降頭驅趕當地的執法警員。收隊原因是中了降頭撤走,還是害怕中降?

 

伊班族早幾代是聞名的獵頭族,現在還有些屋放人頭骨在門外。


當地土地局執法人員聯同警方,今午(22日)只到三馬拉非法木屋區巡視,並沒有動手來拆屋,使到叫巫師施降頭阻拆屋的居民,暫時是鬆了一口氣。

據知,在木屋區路口駐紮的居民,有對到來的當局人員高喊,他們已進行了傳統“米靈”施降頭儀式,來捍衛本身的家園,誰敢來動手拆屋需面對中降頭的後果。


居民在掛降頭竹籃


居民無新落腳處
當地居民對記者指出,當局人員看到木屋前所高掛的“米靈”降頭物品,在低頭商議了好一陣,就告收隊回去。

一名居民說,在該區的39戶木屋居民,暫時是取得“勝利”,但仍需面對當局隨時會再派員來拆屋,所以會繼續來以“米靈”物品,保護自己的家園。

“當局是忽然在4天前,向居民發出通告,必須在本月22日之前,拆除自己的木屋,但居民們基於一家大小不知到何處安身?所以拒不從命。”

“居民預料今日會面對當局派員強行拆屋,所以於昨日便集體請巫師出馬,為他們弄了傳統'米靈'降頭術物品,高掛在木屋前來阻當局拆屋行動。”

據知,伊班傳統的“米靈”降頭之物,是由巫師以一個小竹籃子,放置施降的物品在內,一般裡頭有雞蛋,煙草,糯米飯,以及一些不知名的葉子。傳說誰若動了此物便會中降,後果是十分的嚴重。

相关:神秘的大马长屋

马来西亚的沙捞越州,土族降头可是非常厉害的的。尤其是依班族的飞头降,是降头界里最高境界的。
 

神秘的马来长屋

从东马来西亚沙巴州首府哥打基纳巴卢市去古达镇,公路狭窄弯曲,在零散的村落间穿行。高脚屋隐藏在路边的林子里,屋顶上的铁皮大都已经生锈。高大的芒果树不断一闪而过,树梢结满一串串青色芒果。除偶尔遇到哥打基纳巴卢山的余脉甩出的小山峦外,地势大都平坦。一两条河流穿越而过,水流清澈,粗大的竹子被急流连根拔起,横七八竖倒置在湍急的河流里,一任洁白的鹭鸶站在上面啁啾。

    说实话,这并不是一条沙巴的旅游热线,打开地图,小米点大的古达静静地偏居于沙巴的东北角,既无名胜也无古迹。为了改变古达的落后,沙巴政府煞费苦心,在古达海岸边建了一座带高尔夫球场的五星级酒店,即便如此,来打球的人也寥寥无几。

    而我们是为了看长屋而去的。长屋应该只有东马来西亚所独有,分布在沙捞越州和沙巴州,很多少数民族都住在长屋里,我们要去看的长屋就居住着沙巴州有名的龙古斯族。

    沙巴州面积7万多平方公里,但却拥有众多的土著和少数民族,其种类多达72个,而不同民族间完全不能沟通的语言竟达80多种。这些少数民族的祖先来自不同的地方,他们固执地坚守自己民族的习俗阵地,相互辉映,在沙巴州这块土地上竞放异彩。在沙巴的原居民里,以巴夭族、毛律族、卡达山族和龙古斯族最为著名,其中的龙古斯族最小,人口不过二三百。龙古斯族的发源地至今不详,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祖先从何而来。有人认为他们是数世纪前部分留流落到此的夏威夷少数民族,或是远古从北部南下的爱斯基摩人,近年也有一说是来自中国福建或台湾一带的中国先民。曾有台湾泰雅族客人来访,少量语言可与龙古斯族沟通。

    废弃的汽车轮胎被涂上颜色,作为标记竖立在村落的小路入口,路两旁的野草荒芜地生长,完全没有人工的修剪,喜欢潮湿的野芋头在热带的雨水阳光里更是得天独厚,阔大的叶片象巨伞般撑着一角蓝天。汽车从主道向左拐入山里,过完两座粗大方木搭建的桥梁,就到龙古斯族的领地了,半山上一座竹木结构的长形建筑掩映在浓绿的热带植物里,不用说,这就是龙古斯族的长屋。

    龙古斯族沿用传统的长屋大家庭制度,一两所长屋为一座村落,长屋里共住七八户人家,龙古斯族人钟情于长屋这种居住形式,与其独特的生产生活方式关联极大,龙古斯族是游动的农耕民族,他们拖娃带崽,每到一处,吆二喝三放火烧掉大片山林,在灰肥上点种包谷旱稻等农作物,一俟土地瘦瘠便拜拜走人,重新寻找新的家园,不用考虑资产折旧或担心资产流失。在此过程中,需要全族人紧密团结,防范野兽或外族的侵犯。住在一起最宜于抗击外来入侵,紧急十分无需敲锣击鼓放烽火,只要一声呐喊,男女老少齐上阵,操刀举棍,把那侵略者统统消灭光。这种居住特点有点类似于中国客家人的围屋,亦是一个民族在特殊环境下赖以生存发展的需要。

    弃车走近长屋,阳光亮亮地镀在长屋的草檐上,热带植物间有鸟鸣声烘托环境的寂静。族长在长屋外等我们了。一女族人端来米酒,倒上几杯,族长请大家喝,不知加了何种原料,那米酒呈杏黄色,喝到嘴里有些回甜。我素来喜欢猎奇,也表示对族长的尊重,端起一杯一饮而尽。同行者却无人尝试。

       长屋大门顶上是一座小阁楼,族长指点介绍,说那是全屋最为漂亮的女孩子住所,有求婚者可与之同宿,当然,在此过程尚需一些程序,比如会遇到族长拿出一条绳结要你解开并且有把它复原。而到正式向女孩家长订婚时,其方式更为独特,那就是求婚者拿出一盒火柴,由女孩家长从中取出数根,一根火柴代表1000马币。求婚者也可讨价还价,从那数根火柴中减去若干,如此往返只可三下为止,最后以女孩家长锁定数目为准。
    随族长象长臂猿般攀上独木楼梯,走进长屋的楼道,光线有些暗淡,数名男子在洁净的楼道里休息,女人则在编织传统手工艺品。我眼光扫过廊道的墙壁,寻找传说中的一个物品,那就是让人毛骨悚然的人头。

            婆罗洲岛曾经被称为「猎人头之乡」,许多原住民如伊班族、加央族、比达友族和古龙斯族等都有猎人头的习俗。在游牧的方式下,原始部落间经常为了争夺耕地而发生战争,在争战中猎取敌人头颅在当时是很平常的事;年轻男子必须猎取过敌人的头颅,才能算成人。砍过人头的男子会被认为是部族的英雄,在部落中他们将享有较高的地位和荣誉。尤其在各个庆典或佳节里,他们是族群引以为荣和羡慕的人物。另一个致使原住民猎人头的原因,据说当时部落长屋里的女性,喜欢猎过人头的男子,因为她们认为,用沾过敌人鲜血的手来抚摩自己的长发,头发就会长得更黑、更柔、更美。所以在当时,没有猎过人头的男子会被部族的女性视为懦夫。

    踩着吱嘎响动的楼道,我仿佛听到龙古斯族人们猎取人头回来的欢呼!

    在经过血腥争斗砍杀敌人後退回自己长屋时,他们必须绕行许多路途,以便迷惑敌人和被杀者的灵魂,以免他们跟踪到自己的部落来。在回到部落前,他们通常会先派一名战士作前锋,先回到部落宣告凯旋归来的好消息;整座长屋鸣起铜锣,战士们在男女老幼高唱欢迎英雄的战歌声中回到长屋。年轻和未成年的男子,则在激荡着英雄气慨的歌声中,肾上腺素急剧飙升,情绪大动,纷纷抽出腰刀,对着树木疯狂的乱砍,有的甚至在地上打滚、嗥叫,恨不得马上也加入战斗,猎取人头。猎回来的人头整齐排放在长廊草席上,一支支用白木制作的长矛插在人头前,每一根矛代表一个出征牺牲的战士;妇女们开始围绕着头颅跳舞,那些家里牺牲了战士的女人,一面跳一面鞭打头颅泄恨,接着年轻的战士们跳起战斗舞,整座长屋陷入疯狂的气氛。
    猎回来的人头由女人们保管,挂在柴火上,每日用烟火将其薰得油亮漆黑,然后藤篮盛着,藤篮间插有干棕榈叶的长旒,靠近头盖处装有削尖的竹针,这是当要祭祀头颅时,用以串插猪肉,底下还挂着用竹节削成杯状用以盛白米酒的小杯;这些装置就悬挂在长廊上的一块长板上,木板的一端雕着鳄鱼头和彩绘,底下时常点燃一盏长明灯,因为他们相信,头颅喜欢温暖,如果得到保护和善待,头颅将赐予长屋好运和丰收。每当节日庆典都要把它取下来,祭以白米酒洒上鸡血,以安抚头颅的阴灵。原始社会猎人头的习俗,在表面上是为了求爱、求地位、求丰收,但对整个族群而言,其意义乃在于求生存;猎人头除可抑制敌人的势力、拓展自己族群的耕地和生活范围,也减少自己族群所面对的威胁,这无疑是原始生活中求生存的一种方式。这就是猎人头的大致过程。然而,我遍寻长屋看不到一颗人头,绝不是我有兴趣于这种古老血腥的事情,而是想对早已听闻的传说作一印证。原来,近年来除边远山区外,马来西亚政府对长屋里的人头都已收到博物馆, 剩下的也在祭师的咒语里火化了。

       正在长屋里转悠,有同行忽然感到肚子不舒服起来,我急忙在包里掏出一樽藿香正气水给他,在其他地方痛肚子也罢,来到这里痛就有点让人忐忑了,因为龙古斯族是会下降头的。谁叫你不喝刚才人家送上的米酒?我心里暗想。下降头是东南亚一带有名的巫术,在中国西南苗疆也有此一说,我从小在贵州苗岭家乡就听说过,只不过叫蛊而不叫降头。学者认为那是一种利用山里的野草制作成可以迷惑神经的药品加上咒语而施行的法术

    一般人找降头师下降的目的,通常有三种最严厉的方式,即谋财、害命(报仇雪恨)及保住爱情(或催情);也有开个小玩笑,无伤大雅的小降。而在东南亚,下降头更是被渲染得神乎其神,包罗万象,名目繁多,传说中有血降、飞头降、飞针降、尸水降、五毒降、阴阳降、蛊降、药降、灵降、蛇降、虫降、情降等等,如果听当地人细细说来,神秘恐怖,无人不毛骨悚然,但可信程度有多高就见仁见智了。为避渲染迷信之嫌,在此也就打住。
    也因为有些畏惧,我才诚惶诚恐地喝下刚才族长敬献的那杯酒。据说,如果对当地人们不友好就会被报以一点小小的玩笑,我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痛肚子的同行是不是被族长小小修理了一下不得而知。

    好在族长没有请我们吃饭,否则将不知怎样推脱,原因是他们可能用一种你绝对咽不下的东西招待你,那就是幼鼠!在龙古斯族收获旱稻后,尚有少量稻谷遗落在山坡上,这是山鼠最好的粮食,山鼠借此喂肥自己,并大量生产幼鼠,一窝一窝地,龙古斯族人毫不费力地将幼鼠拿回家来作为美食。那些幼鼠眼睛都还未睁开,通体透亮,经络分明,族人们喜滋滋端一杯米酒,拎着白里透红的幼鼠借米酒胡噜吞下,据说幼鼠在肠胃里还蠕动着,这才证明其营养价值。类似这种奇异的风俗沙巴其他民族里也有,有一个民族历史上专门以狩猎为生,而他们却不吃猎到的动物,把猎物抬回家中,埋在地下,专门等猎物躯体腐烂,生满了肥大洁白的蛆后,那蛆才是真正的美食。

    虽然长屋并没有传说中的恐怖和不安,毕竟不是久留之地,下了长屋的楼梯,转回旁边的一座小竹棚,棚子里陈放着一件竹编的物品,看似抓鱼用的鱼篓,却比鱼篓大若干倍,众人左右端详,始终猜测不到那是干什么用的东东,经介绍,原来是龙古斯族用来惩戒私通男女的“猪笼”,凡有私通之已婚男女,被装入这只“猪笼”里,双双投入大海中。过去只听说中国沿海一带和福建广东的客家人有此“浸猪笼”的风俗,未料在这里看到了实物。回来叙说游历,一客家籍朋友说他小时就亲自看见有人生吃幼鼠,他家乡亦有“浸猪笼”之传统,龙古斯族在历史上真的是否和中国有着联系的渊源?他们的先民是否就是福建台湾一带沿海流落而来?这些疑问,只有历史学家或人类学家来解答了。

  ps:  马来西亚沙捞越州

  沙捞越(马来文:Sarawak),台湾、港澳译作沙劳越,马新译作砂拉越,又称砂朥越或砂罗越,是马来西亚面积最大的州,北婆三邦之一。

返回首页

------分隔线----------------------------
免责声明
相关阅读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